我心中的黛玉

  • A+
所属分类:日志语录

自《红楼梦》问世以来,林黛玉便如神女般走进了人们的视线,她的超凡脱俗,傲世风流,便如一缕清新的亮光,射进了男权统治里那扇厚重的大门。黛玉身上的发出的那种纯真,善良,高雅是空前的,是古书堆里托起的一个新的女性。她的闪亮登场,让人们的视角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仰视须眉一下子转到散着清纯气息的少女身上了。我们不妨审视一下这位新女性黛玉之美。

黛玉有雅俗共赏之美。王熙凤见了,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世上竟有这样标致的人儿,我今日才算看见了……”粗人薜蟠远远瞟了黛玉一眼就呆了。黛玉葬花那美妙的场景,回味起来仍香有余味。一个翩翩少女,扛着香锄,吊着纱囊缓缓步入花园中,用纤细的手掩埋刚刚落下的花瓣,多么与众不同的举止,只有黛玉才会对花这么呵护和珍惜,充分表现出黛玉那种不与污泥、浊水同流合污的高贵品质。

黛玉有诗人的气质和超凡之美,元妃省亲。胡乱拈来一首,便得贵妃称赞,接着为宝玉解困,提笔一挥而就,又成一首,巧妙的扔给宝玉,可谓灵巧夺人,聪慧有余。

大观园组织海棠社,黛玉如鱼得水,酣畅淋淋,“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好一个“偷”和“借”,用的如此巧妙准确,气度不凡。

写给宝玉手帕上的诗却是情意绵绵,温柔似水:“……尺幅鲛绡劳惠赠,为君那能不伤悲。”这种别致的交流方法将宝黛爱情推向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就连教薜蟠的小妾香菱写诗,她也是真诚相待,一丝不苟,中秋夜在池塘边和史湘云联句,写出了“冷月葬诗魂”的佳句,她一生与诗结伴同行。八十回之后,高鹗续写《红楼梦》,不能说完全符合原作者的本意,但能写出黛玉焚烧诗稿,比较符合黛玉这个主人公的形象。补上这最亮的一笔,真的很美!

黛玉的美还来自于爱情的纯真专一,没有瑕丝。贾宝玉为了讨好黛玉,将北静王在圣上哪儿得到的一串蕶苓香念珠转送给黛玉,结果碰了一鼻子灰,那知黛玉根本不接受任何臭男人的东西。

宝玉被父亲毒打,遍体伤痕,大观园里那么多的小姐,就连宝姑娘冠冕堂皇唱了几句高调走了,只有黛玉一个人哭成了泪人,两个红肿的眼睛像核桃一样,那份真情谁人敢比?只有黛玉那颗真情的心让世人难以忘怀。

薜宝钗是为了选秀才来到京城,当此路不通时,才把婚姻的砝码转驾在宝兄弟身上,那是掺杂了过多的世俗功利,和黛玉纯洁的爱是不可以相提并论的。

黛玉有单纯率直,礼贤下人之美。肯定有人会说,黛玉爱使小性子,为人尖酸刻薄。那主要体现在两件事上,一是老道给宝玉提亲,拔动了她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二是刘姥姥在贾府故弄弦虚,装疯卖傻,引起黛玉的反感。

可真正的事实是这样吗?宝玉的一个丫头惠儿到黛玉处办事儿,正赶上贾母派丫头给黛玉送来零用钱,黛玉随手抓了一把递给了小丫头,那小丫头直夸她的运气好呢!这怎么可以说黛玉为人刻薄呢?

宝钗处世表现完美无缺,赢得贾府里上上下下人的赞扬,但当王夫人的丫头金钏儿不堪忍受主人的辱骂,跳井自杀后,平时这个礼遇下人的宝姑娘说了什么:“……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好一个“不为可惜”这才是薜宝钗真面目,你看她是真的善待下人吗?只不过平时为自己装了一副假面具而已。

87版的《红楼梦》让红楼人物真正回到了现实,林晓旭扮演的黛玉这个角色,给人留下了更加具体的黛玉“真”面貌,让黛玉从书中站了起来。宝黛拥坐在桃花树下读《西湘记》,那种人面桃花的真情美景,成了世间的一绝,让多少代人投入了羡慕的眼光。

黛玉与宝玉的爱情,仿佛远离了尘世,甚至有几分天真。但我认为宝黛爱情之所以那么被人传颂,正是因为他们远离了功利,没有市井凡俗,这种真正爱情产生的美感像一股清风给阴沉的海平面荡起了一波波的涟漪,才会使《红楼梦》走上巅峰,经久不衰。

我读《红楼梦》,听专家讲《红楼梦》,都会被主人公黛玉的形象所感动。黛玉那种出于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君子”形象,值得我学习,我非常喜欢黛玉的纯真,因为没有任何杂质,没有任何污垢,她身上那种淡淡的清香,是一种正正实实的纯正淡雅之气,余香无尽。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