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往四年前的车票

  • A+
所属分类:日志语录

在感情的道路上,总会断断续续的遇到几个短暂停留一段时间的人。

而你,是给我印象最深的那个。

四年前,感情这种二次元的东西残忍的侵袭了我们还不懂事的青春。

你还记得我们在QQ上互相对骂吗?因为一句话不和,一个观点产生分歧,一个人,或一件事情,甚至一个标点,我们俩都可以争的面红耳赤。曾想,这世上有哪个女孩子会像你那样,满嘴脏话,脾气又特别大,蛮狠无理。每次吵完当然只好选择各聊各的天,对彼此爱理不理。毕竟我们不熟。

我不知道是时间在作祟还是青春在捣鬼,那样的你,越发吸引我的注意。毫无理由的喜欢你的斤斤计较。感情是不是就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呢?或许是吧。

回想一下,我一直怀疑当时我脑子被门挤了,对,你一直这样夸我,所以才会喜欢那个你。这无疑是自欺欺人最好的借口。

如今,也就是四年后,我拿着那张能回到过去的车票,愣愣的盯着,去改变我们的遇见。我会把连接我们之间的所有毛线都扯断,不要擦肩而过,不要短暂停留,如果不想失去,就必须选择彻底。

这个站台上,除了有一个写着过去的牌子,空空如也,只是沉思片刻,便听到远处有汽车引擎声。抬头隐约看见它在向我驶来。

车子越来越近,直到完全出现在我面前。车头上写着:本站:2014.04.13.。是的是一个公元日期。车门缓缓打开,我犹豫的迈起脚步,踏上回到四年前的旅途。不知道要多久,不知道你还能在我的回忆里停留多久。车门关上那刹那,关于你的所有记忆像海啸般涌入脑海。

喂,你在干嘛。

我在发呆

有没有人陪你啊?

干嘛。没有。

那我陪你吧。

多可爱的女生,你是在那个时候变的吗?或许是吧。那是你天真的话语。没有任何掩盖。

我们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彼此喜欢,却不会坦白。我们都选择让来的突然的感情自己消失,好像事先就商量好的一般,默契的选择让时间抹去它的存在。我想你不会后悔那样做,我也不后悔。

车厢里,正前方显示着将要到达的目的地与日期:南通,启东,2010.2.14.

原来只要一个回忆的时间。

车门又一次打开,踏出车子时,我的脚落在无锡到启东的汽车停靠点。有关于你的记忆风平浪静的回到心底。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走出汽车客运站,这天应该是刚过完年吧。下意识的搓手取暖哈气。眼前建筑上的积雪还是那么纯白,这个时候你还没有认识我。

走在紫薇路上,想着该怎么扯断那些关系。周围熟悉的环境却让我的回忆又一次翻腾。

2014.02.04.

这一天,我正好要和几个朋友一起出去散散心,目的地在出发当天才定下来。这种毫无计划的旅行,真的是很疯狂,一个朋友说他女朋友在启东,就去哪吧。听到启东这个城市,我愣了。那里,不是你住的城市吗。暂时性的脑子一片空白。一种并不恐惧的恐惧感袭上心头。明明我们已经物是人非,为何听见有关于你的任何事物都会分心。

因为朋友的一句话,我们经历了彼此人生中的第一次偶遇。

一路上三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启东的大街小巷上游走,找住所。安置好行李后我们便分头四处游荡。

因为陌生的原因,连公交车都没有坐,傻子一样的走了一条路的站台。从紫薇路到金色年华,到百老汇,到乐天,广场。启东很小,人很多,你也说过你的家在惠萍镇,不是汇龙。当时的情绪已经过期,习惯了当做自己到一个只有陌生人的城市。

走累了,便想原路返回。同时,你也发来一条QQ信息,聊着聊着,我还是输给了陌生这个词,毕竟认识了四年,哪来陌生可言。我说我在启东,你是不是在自己家。你许久没回,在吧。我继续向前走,手机震动,你说你在补课,在紫薇路旁边。看到那条消息,我的脚也开始发抖,心跳加快,血压应该升高了一点。紫薇路?我不是才刚刚走过么。接着你又说我在哪边。我发了一个位置,你也发了,对比,我们只隔了一个转角。

你说很近,对啊,几百米都不到吧。如果没有这些建筑,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看见彼此了。

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脑海,见面吧,我想看看当年让我那样悸动的女生到底长什么样。并没有那么做,潜意识里根本没那个必要。

你说你下课了,也正在往乐天走过来。互相问着你在哪里。衣服着装特点。这是要见面的节奏么?我们还是没有说。你说你到乐天里面买薯片了。而我在马路对面。而当我到乐天时,你却在马路对面。也许是陌生的环境吧,走的并不是很熟,终于我们打消了见面的念头。各自走着各自的路。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经过几次的起起伏伏,已经习惯了处变不惊。

我走向对面的KFC,旁边有个台北小站。我望着路边来往的行人,似乎还在寻找着你的身影,黑色牛仔外套,戴个帽子,背个书包。这么独特的穿着,非常的显眼吧。

当我的视线扫到台北小站对面的那个鸡柳店时,一个头戴帽子,背个书包,穿着黑色外套的女生出现在穿马路的人群中。我不自觉的盯着她看,她,会不会就是你。真的好像。与此同时,那个女生居然也会看着我。视线交汇的刹那,也许我们都认出了对方吧。她低下头拿起手机编辑着什么。

嘿,我好像看见你了。

你的消息传到我这,嗯,是的。你是看见我了。

我拿起手机向你挥了挥。你给我你刚买的鸡柳说是请我的。用启东方言问了我一句:你接下来去哪啊?意识到我可能听不懂,就急忙用普通话翻译了一遍,其实,我听懂了。你说完便走了,我连谢谢都没说出口。

看着你远去的背影,感叹道:时间真的会让你成长。你已经和四年前的那个小女孩完全不一样了,再也不是脾气暴躁,满嘴脏话的那个女生,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女生。

也许吧,也许我真的不喜欢了,又也许,我喜欢着,用四年前的方式。

我说我是第一次偶遇,你说你也是。

现在是四年前,我该做的不是回忆。拿出手机拨打了四年后已经是空号的号码,你的第一个手机号。

想着你会不会接陌生电话。

喂。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哦,是佳丽吗,我是快递,这边有您的一个包裹请过来取一下行吗。

接通电话一时不知所措,只好伪装成快递的身份。我解释着寄件人,和其他信息。这个身份对于她而言应该不会太排斥。

哦,好。去哪拿?

就去你们镇上吧。

说完我就奔向附近的某一家围巾店,选了一条深蓝色围巾精心包装了一下,问申通快递要了一张快递单,随后打车去了惠萍镇。

你说你最爱深蓝,但是我觉得太艳了。个人比较排斥。可是我知道你喜欢。不管是过去的你还是现在的你,应该不会改变对颜色的喜欢吧。这样想着,又是一个回忆的时间。怎么这么快,走下车正准备付钱,车子却消失了。原来和那张车票有关,先不管那么多。我又打了一个电话,尽量在离她家最近的地方。这么冷的天,出来收货会感冒吧。

我走到她家附近的一条小路上,看见一个小女孩正骑着车子向我的方向骑来。第一眼看到她就认出她是她。我向她招手。示意她停下来。一身白色羽绒服,一双冻的通红的手,加上一个帽子,和现在的你真是神似呢。一直都那么可爱哈,怎么想这孩子也不会满嘴脏话啊。这样的你,那时候的我会喜欢吧。随后让她签收围巾,走个形式。

签收的时候我顺便告诉她:最近几天腾讯QQ不要玩,或者不要加人,陌生人很多容易受骗的。她嗯嗯点头。说道:行,我不加人。叔叔,这寄件人是谁呀。

三言两语的再解释了一遍:一个很贱的人,如果你在QQ上遇见一个姓郑的,千万要马上拉黑哦,他可是很贱很矫情的。说完我打了两个喷嚏。可能是冷的,也可能是背后有人骂我。

我再次关照她,只是为了让我不遇见你。让我们之间所有的关系都抹去。

送完包裹,我又打了一辆车,同样的上面写着:目的地和日期:无锡2014.04.13

回去的路上,感觉到脑子里有一部分地方出现了空白,下车的时候,一大半都是空白。为什么会这样,好像丢了很多东西。

几天以后,我看着手中的车票。微微泛黄。脱口而出一句话:这张车票,很久以前的吧。

车票上的出发地和目的地也不再是现在和过去,而是无锡到启东。

忘记了我喜欢的你,如果没有人代替,那样会不会失去意义。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