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做玉兰花般的婉约女子

  • A+
所属分类:日志语录

十岁的女孩是金黄明朗的向日葵;二十岁的女孩是热情如火的蔷薇;三十岁的女人是优雅野性的牡丹;那么四十岁?

四十岁,要如玉兰花,不争喧嚣、自有芳华。

四十岁做玉兰花般的婉约女子

很小很小的时候,邻家住着一对夫妻。他们居住在城市中这样一个小小的角落,拥有一个小小的花园。他们的花园中花木葳蕤,草叶自顾自疯长,一株刺桐放肆舒展着枝枝蔓蔓的树杈,擎起一片阴凉的天地。刺桐树边还有一株玉兰。那玉兰和刺桐相比,真是十足十的小鸟依人。但每逢春日,玉兰脱尽了枯黄旧衣,一朵一朵花苞像春雨落在枝桠上留下的露水,从小小的白点,渐渐长成一粒橄榄大小的花苞,接着在惊蛰雷声隆隆中,颤巍巍地张开了透着紫的花骨朵。即使那花骨朵儿舒展到极致,也只是这样半合半闭,一朵立在枝头,犹如诗中被反复赞叹的红酥手,指若葱根,微微开阖。

我一直记得这样的一株玉兰,春日间将花园里所有的姹紫嫣红都压下一头,只因为那如诗如画的幽雅芳华。如同这房子的女主人——那个记忆中婉约雅致的女子。

那个女子在我记忆中总穿着一袭又一袭不同的旗袍,在午后刺桐的树荫下,在花木簇拥中,用玉兰花一般白莹纤细的手,泡一壶澄碧芳远的茶。这时候我总喜欢去敲她家的门,因为家中只有她一个人,她会给我很好吃的点心:或者是一小篮子饼干,或者是一小碟糯米团子。她悠然地坐在那儿,清澈的茶汤倒映着树叶间筛落的阳光,有光芒在她脸上隐约跳动。

她与我的母亲太不一样,母亲总是板着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叨叨不休。于是我喜欢和她相处,她总是这样自得的,或是见她在浇花,对着无情的草木微笑细语;或是在读书,捧着书在院中时光静好。

曾经她让我猜她的年龄,我说:三十多岁吧?你比我看起来母亲小好多。

她笑着问我,既然小好多,为什么不猜二十多岁呢?

我歪着头想了一下二十多岁的咋咋呼呼的表姐,摇了摇头:不一样的。

她问:哪儿不一样?

我说:说不出是哪儿,反正就是不一样的。

她捂嘴笑。她说她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和我母亲同年。这真是困扰我童年的最大谜团,同样的年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呢?

有的时候这样的午后,我问她坐在这儿干嘛呢?她悠悠荡着手中的茶,道:“在等我的爱人回家。”

我又问:“那一定要坐在这里吗?”

她说:“这样,开了门他就能第一眼就看到我,听到我说‘欢迎回家’。”

暮色四合的时候,男主人推开了门,她迎上前,步履轻盈如舞蹈,她与他亲吻,说:欢迎回家。

这是我幼时最美丽的记忆。

这样的时光在我前往外地求学时戛然而止。在外地求学的日子中,有时我会想起那对美丽的夫妻,那个玉兰花一般的女子,总是充满憧憬。于是我极力希望自己成为那样的女子。婉约悠然,自有芳华。

再归来,那小院子已经换了主人,我再也不曾见过他们,而小院也辗转间破败凋零。

时光飞逝,我也与一个男子相恋、结婚、有了一个孩子。

四十岁悄然到来,我赫然在镜中发现自己已然与记忆中的人是一个年华。从工作生活忙忙碌碌中猛然抽出了头,却发现自己离记忆中的女子很遥远,反而和当年的母亲很相近。这样想着,无比泄气。虽然敬爱自己的母亲,但是谁不想像那个女子一样优雅而精致地生活?

我日渐焦躁起来,害怕自己终究不能成为心中所想,反而像着惧怕背道而驰。人的一生如此短暂,转眼之间已然走过一半,可是却如此庸庸碌碌。我理想的生活在哪里?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有时惶然惊梦、有时暴躁易怒、有时烦闷自闭、有时颓丧悲叹,总之一句,喜怒无常。难以控制的脾气,夜夜惊醒的梦境,我的身体也开始糟糕,身材走形、面色灰暗、甚至连色斑都开始落井下石。

好友告诉我,这是到了更年期了。更年期?难道女人到了四十就是如此不可理喻吗?难道就不能如我幼时的憧憬一样,安宁沉静、花茶为伴?

好友安慰我,会有办法的,听说吃些保健品调理内分泌能让这个阶段的女人睡得好,补充些雌性激素之类的就能控制脾气,有很多食物中药都有这种功效的。

我急忙问,吃什么有用?

好友也不确定,说帮我去问问做保健品的朋友。

一周后,好友在外地给我邮寄了一个小瓶来。我拆开一看——永生活力养妍蕴润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再看看配料:蜂王浆、大豆、珍珠粉。大约就是好友说的可能对缓解更年期有用的东西吧。

死马当做活马医,我就开始在饭后服用。

渐渐地,我不再在梦中惊醒,梦中开始反复出现那株优美的玉兰,在一片荫蔚中兀自幽香。朵朵花儿宛如女子持香的手,春雨润润,春风盈盈。

再后来,我发现镜中的自己面色好似明媚了许多。也不知究竟是心理作用还是睡眠好了皮肤自然就好。我能够心平气和地和孩子玩闹了。有时也能在繁忙中泡一壶花茶,看枯萎的花在清水白瓷中幽幽地第二次绽放,花香馥郁,茶汤缤纷。我没有小院、刺桐、玉兰、花木,但我却蓦然理解了她为何能端静温婉,雅致迷人。

其实,是我庸人自扰不是吗?四十岁,做一个玉兰花一般的女子,气质婉约、自有芳华。这些不需要任何外力,不用有一个小院,不用花木葳蕤;只要心中安宁,那就自有一方天地,自有刺桐擎天送阴凉,自有万红灼灼同绽放,自有鸟鸣蝶舞花芬芳,自有玉兰含水浅低眉。

此时开门声起,我盈盈站起,举步上前——

“欢迎回家。”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