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师的初恋

  • A+
所属分类:日志语录

初恋,心中那道美丽的风景

相爱不如怀念,颤抖的双手握不住你的容颜;谁没有一段美好的爱情?但我的初恋带着忧伤的甜。

吾师的初恋故事

我在阳光下蹒跚

却看不见影子

寂寞

蚀了我的心

深深浅浅的脚印,伴着动听的音乐;风忽然转了向,鸟们松散的羽毛逐渐亮滑,老黄牛枯瘦的嘴里嚼出青色。春天来了。

是啊,春天来了。

从来都没有奢望我的爱情在大一就早早来临。她,一个美丽得像出水芙蓉的女孩,又是一朵春天的紫色玫瑰,绽放我以后的两个春秋。

我曾经无比的寂寞,独来独往的身影犹如春天里一块移动的阴影。我的诗常常被写进孤独里。

但我真的不奢望心中的她过早来临。在我还不能确定我是否喜欢她时她已匍匐在我怀中痛哭流涕。她失恋了,她再也忍受不了她的男友。

她用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期待着我抚慰她的悲伤。我还是不能确定我是否喜欢她,但我已经开始握住了她的双手,一双冰冷的小手。

哭什么,至少你现在还有我这个朋友。我坚定的说。

她使劲地点了点头,好看的小嘴瘪了瘪,我看见她脸上的泪光灿烂无瑕。我这时才发觉,她真的很美丽。

我曾一直在心中设计我的她:不求漂亮,但身段苗条;不会哄人,但心地善良。现在的她,给我的印象应是超过了我的设计。我不觉紧紧搂住了她,她的小手也用劲的箍紧了我。

我想用缕缕阳光

拼成一首动人的诗

又恐只言片语

载不动沉重的相思

一场大规模的食物中毒事件,使江大无数学子陷入深深的苦痛。她亦不能幸免。

她是在去同学家的路上发作的。接到同学打来的电话,我便在第一时间跑去接她。看见她疼的鼻尖直冒凉汗,我的心也似翻江倒海。我大声吼她你肚子疼怎么还要出来玩。她说别问那么多快送我去六医院疼死我了。

急性肠胃炎是医院诊断的结果。我擦掉她额上的汗珠,扶她上了病床。我在帮她脱鞋子的时候,她突然挣扎着爬起来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我。

你真好,她说,你是个好男人。怎么不是我中毒呢,我说,看见你这样子我难受死了。她说没关系的,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医生进来对病人进行特殊检查,我须暂时回避。我们偷偷捏了捏手。等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挂上了掉针。

这里的医生真无聊,她嘟着小嘴说。我问怎么了,她说医生明知道我们是大学生,偏偏要问我们……女人的事情,这跟食物中毒有什么关系。

我没会过来,问她什么女人的事情。她笑了,笑得很羞涩。等我明白了,她已经笑得不行了。她后来一直这样笑我。在这笑声中,那份珍贵的羞涩却慢慢的、慢慢的消逝了。

我们共用一个牙刷洗口,带着满嘴的牙膏沫说小话儿。我帮她洗脸,她帮我洗脸。她吃苹果时总是咬了一半才肯给我,她说,把最好的芯子都给我了。我只得高兴的啃着苹果核。

我要她跟家人打个电话,她说不用急,反正医疗费该学校里出。我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让你妈知道。她忽然问我,我妈来了你说什么。我说我就是你的同学嘛。她说我妈很喜欢有人阿姨前阿姨后的叫她,你呆会知道怎么说了。

她妈很快就来了,跟着她的哥哥。她哥哥不等她介绍,便指着我说你就是路飞吧,我妹妹常提起你呢。我一时傻在了当地,脱口的阿姨硬是哽在了喉头。我感到无比的尴尬。我从来没有这么别扭过。我说有你们照顾她那我就回去了。她妈妈对我说谢谢你啊,谢谢。

刚回到寝室,电话铃就响了。传来了她熟悉的声音,我忍不住心跳加速。她说我让我妈和哥哥回去了,等我出院时他们再来,你快过来啊,我现在很寂寞。

匆匆洗一把脸,直到镜中疲惫的笑容重又变成精神抖擞的模样,我才搭车赶往六医院。

她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江大这次食物中毒人数已超过了一百个。

我戏言:至少要促成50对恋人。

于是回头

拭去那颗脆弱

阳光

刺伤了我的眼睛

她出院了。她掰着指头算一共住了六天,注射了三十瓶药液,外加补助100多元的营养费,学校得给每位中毒者付2000多元医药费。我说把你都养肥了。她小嘴一噘,说不准说肥。我就说养胖了。其实她一直都很瘦,我抱着她像捧着夏天里一片沉甸甸的绿叶。

在还没有到她家的小巷口,我们依依惜别。她谨遵医嘱,必须在家休息一个星期。

他说回去吧,我说再坐一会。他说回去吧,我说再坐一会。他说该回去了,我说那就走吧。

拖着恋恋不舍的脚步,我跨上了公汽。时值华灯初上,夜色迷人,路灯照不到的地方,有两只找不到巢的小鸟紧紧的偎依着。月光如水。543路急驰如飞,掠过小东门、螃蟹甲、积玉桥、三角路、徐家棚,直上修长的二桥,跨越滚滚的长江。一路上我的心像长了翅膀,一直都在想她。

回到宿舍,我不顾疲劳,开始给她写信。信写了很久很久。我惊奇我怎么会这样,短短的一个星期居然写了一封八十页八万余字的长信。我打电话告诉了她,她高兴得直说想看,好想立马就看。

她是坐在我的怀中看信的。静静的看着她脸上兴奋而甜蜜的表情,我不禁深深、深深的跟她贴在一起。

她好半天才从我的柔情中挣脱,继续看那封信。

没有出现我意料中的情景,她将看完信的双眼高高抬起,用一股我从未见过的眼神打量我、审视我、分析着我。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陌生。我说你怎么了,她没有回答,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我不敢惊动她。我也在深深思考着。

她将头轻轻靠在我胸脯上。她曾说我的胸脯比以前的男友宽厚多了,对她也比她好几倍。她说过,我是一个很理想的男人。我爱她。

我搬起她的头,她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像两个小蒲扇,是那么柔情的看着我。我将唇慢慢滑向她的,在我能闻到她呼吸的地方,她忽然扭转了面部。我吃到了满口她的秀发。我们就这样沉默了。

沉默了好久、好久,她终于将分析我的双眼再次抬起,她斩钉截铁的说:我----们----分----手。

不,不能,不能这样,不能,不,我不分手,我爱你。我激动的拿我的嘴去堵她的嘴。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我的耳膜分明回响着:我----们----分----手。

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任凭眼泪像秋天的雨,心像寒冬的雪。八万余字的情书随风一页一页飘起,片片飞扬满地的忧伤。那一夜,她献给了我她的最美。

她说,你真的对我很好,但不是我要的生活。

从来都被踩在脚下

从来都属于远方

从来都是踏实

所有笔直从来都是弯曲

路,我不再歌颂你

什么也不责怪

我的心弯曲了很久

活得很笔直

走过很长很长路的人,从来都不会休息,他顶多只会稍作停留然后接着赶路,因为前方的美丽目标即将出现。

然而,即使实现了目标又会出现怎样的美丽呢?回首看看来路,一种涉世不深但已沧桑无比的人生体验油然而生。

我无力阻挡她的远去,同样我又无法拒绝她的再次归来。尽管我们继续相处了一年半的时间,但再也找不到最初的那份感觉,像一页不小心撕破的信纸,再也无法复原。最后,在一个多雨寒冷的秋天我们由于吵架太多而彻底分手。

我们不是因为不喜欢对方而分手,而是因为太喜欢对方才分手。当彼此的爱对彼此形成了一种负担、一种阴影、一种嫉恨的时候,当爱已经没有理由,没有基础,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失去水分的花朵的时候,风花雪月的初恋最终只能成为空中楼阁。

很久以后,我将无法阻挡她新的男友,正如我无力迎接我新的女友。在我心中,永远都有一个过去的她,一个没有解开的疙瘩。我一直都消沉在我的初恋之中,我一直活在我的记忆之中。这样一种无法自拔,使我婉然拒绝了一位善良的艺术系女生,尽管她浪漫而含蓄的向我表白。

我对她说,藏在心中吧,那将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我的初恋带着甜蜜的忧伤,谁没有一段美好的爱情?颤抖的双手握不住你的容颜,相爱不如怀念!

千树万树的桃花

千树万树的梨花

我惊慌的从中走过

什么也没有发生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